<var id="vvh1l"></var>
<var id="vvh1l"><video id="vvh1l"><thead id="vvh1l"></thead></video></var><var id="vvh1l"><video id="vvh1l"><thead id="vvh1l"></thead></video></var> <cite id="vvh1l"><video id="vvh1l"></video></cite>
<var id="vvh1l"></var>
<var id="vvh1l"></var><cite id="vvh1l"><span id="vvh1l"><menuitem id="vvh1l"></menuitem></span></cite>
<var id="vvh1l"></var>
<cite id="vvh1l"></cite>
<cite id="vvh1l"></cite>
<var id="vvh1l"></var><cite id="vvh1l"><video id="vvh1l"></video></cite><var id="vvh1l"><video id="vvh1l"></video></var>
<cite id="vvh1l"><video id="vvh1l"><menuitem id="vvh1l"></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vvh1l"></cite>

浸鑫基金規模(機器人股票)

2022-06-02 21:41:21 股票 yameijixie

2019年2月25日,暴風集團發布重要事項的公告,公司全資子公司暴風投資作為GP的浸鑫基金目前無法退出,與此同時公司作為LP認繳了浸鑫基金2億元出資額,由于基金的無法退出,暴風集團的2億元投資或將“打水漂”。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暴風投資、光大浸輝和上海群暢為浸鑫基金的聯合GP。在2016年經過出資變更和增資后,浸鑫基金規模高達52.03億元。其中光大浸輝為光大資本的下屬子公司。

此外,在之前的光大證券發布的公告中,浸鑫基金的兩名優先級合伙人的利益相關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證券全資子公司光大資本蓋章的《差額補足函》,主要內容為在優先級合伙人不能實現退出時,由光大資本承擔相應的差額補足義務。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暴風集團發布的重要事項的公告中,暴風集團并未披露公司的2億元出資是否和光大資本的6000萬出資一樣,屬于劣后級有限合伙人并簽署了相關的《差額補足函》。

作為GP之一的基金無法退出

2016年3月,暴風集團全資子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投資)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大資本)簽署的《光大資本與暴風投資關于共同發起設立新興產業并購基金之合作框架協議》,公司及其關聯方、光大資本及其關聯方擬通過發起設立產業并購基金的方式,收購MP&SilvaHoldingsS.A.(以下簡稱MPS)股東持有的MPS65%的股權。

之后,各合伙人共同簽署了《上海浸鑫投資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浸鑫基金)有限合伙協議》及《合伙協議之補充協議》,成立產業并購基金浸鑫基金。其中由暴風投資、光大浸輝、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為聯合GP,光大浸輝擔任執行事務合伙人。暴風集團作為LP合計認繳浸鑫基金2億元出資額。

目前,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從而使得基金面臨較大風險。暴風集團在公告中表示,相關損失暫無法準確估計。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MPS公司在股權被收購后經營陷入困境,不具備持續經營能力,由此暴風集團無法進行收購。

資料顯示,創立于2004年的MPS公司是一家運營分銷全球體育賽事版權的公司。其擁有的版權資源包括2018及2022年足球世界杯、2016年歐洲足球錦標賽、意甲聯賽、英超聯賽、西甲聯賽、法甲聯賽、英格蘭足總杯、巴甲聯賽、法國網球公開賽、國家橄欖球聯盟、一級方程式賽車、世界棒球經典賽、NBA和西班牙籃球聯賽等賽事。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暴風集團曾與MPS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備忘錄》,雙方將在下列方面進行合作:體育媒體權利的管理;與體育媒體版權管理相關的咨詢服務;贊助管理、體育項目和競賽相關的商業權利、數字產品編輯活動和體育項目和比賽的輸送媒介分銷,以及與體育媒體開發有關的補充性活動。

浸鑫基金規模高達52.03億元

2016年4月19日,暴風集團發布關于變更暴風投資對浸鑫基金出資額及公司對浸鑫基金增資的公告。

暴風集團將暴風投資作為普通合伙人認繳浸鑫基金的出資額由1500萬元變更為100萬元。同時,暴風集團公司以自有資金對浸鑫基金增資1.4億元。

增資完成后,暴風集團作為LP合計認繳浸鑫基金2億元出資額,暴風投資作為GP合計認繳浸鑫基100萬元出資額,光大浸輝作為GP認繳浸鑫基金100萬元出資額,上海群暢作為GP認繳浸鑫基金100萬元出資額,其他LP合計認繳浸鑫投資人民幣50億元出資額。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LP中出資最多的為招商基金旗下全資子公司招商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其出資28億元;其次為出資6億元的嘉興招源涌津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其他出資人還包括上海愛建信托、光大資本、深圳科華資本等公司。

對于浸鑫基金的管理,3家GP設立投資決策委員會,作為浸鑫基金的投資決策機構。投資決策委員會成員一共3名,其中由光大浸輝投資委派2名、暴風投資委派1名,投資決策需經100%投票同意方可通過。而光大浸輝投資作為合伙企業的執行事務合伙人負責對合伙企業的運營、投資業務及其他事務的管理,其他有限合伙人不執行合伙事務也不得對外代表合伙企業。

潛在風險撲朔迷離

在之前的光大證券港股發布的公告中,浸鑫基金的兩名優先級合伙人的利益相關方各出示一份光大資本蓋章的《差額補足函》,主要內容為在優先級合伙人不能實現退出時,由光大資本承擔相應的差額補足義務。光大證券表示,該《差額補足函》的有效性存有爭議,光大資本的實際法律義務尚待判斷。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與光大證券的公告不同,暴風集團在2016年4月19日披露的公告中,浸鑫基金的12名有限合伙人并未區分優先和劣后。而在本次暴風集團發布的重要事項的公告中,暴風集團并未披露公司的2億元出資是否和光大資本的6000萬出資一樣,屬于劣后級LP并簽署了相關的《差額補足函》。

暴風集團在本次發布的重要事項的公告中表示,目前浸鑫基金執行事務合伙人光大浸輝正積極采取境內外追償等處置措施,以維護投資人的合法權益。因涉及多家境內、境外主體,最終確定所涉各方的相關權利、責任需要一定時間,預計損失暫無法準確估計。

此外,暴風集團還在公告中表示,若在符合約定條件的前提下,因公司18個月內未能完成最終對MPS公司收購而造成浸鑫基金的損失需承擔賠償責任。

新京報記者柳川編輯程波

往期精彩內容回顧

保利稱拍賣丁書苗房產涉國資流失,請求歸還,法院作出裁定

權健百億保健品帝國背后:千元可“入會”曾陷健康權糾紛

商人楊冪造富史:登上福布斯帶迪麗熱巴等藝人“撈金”

業績不夠?賣畫來湊!電廣傳媒賣徐悲鴻名畫自救前實控人接手能逃ST?

鐵總混改“加速跑”!百億中鐵特貨擬明年IPO或為京滬高鐵“探路”

楊冪劉愷威婚姻“解體”去年夫妻倆合賺2.75億

“疫苗之王”毛利率超過茅臺行業三巨頭曾同為長生生物股東長生生物疫苗案追蹤|員工被下“封口令”此前已有疫苗安全“前科”六問長生疫苗“記錄造假”:危害多大、影響幾何?侮辱慰安婦的網紅Ayawawa遭禁言投資遍布北上廣一對一課程數十萬樂視系資產低價起拍“甩賣”好老鄉孫宏斌會再出手嗎?董秘打了保安獲諒解?山水水泥5年武斗進入新階段

關注財富與人,挖掘公司“不能說的秘密”

本文為公司進化論原創內容

未經新京報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和使用

歡迎各位讀者朋友圈分享

發表評論: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最新留言
免费a级毛片中文字幕